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慈的博客

曾经的牧羊人 后来的粮食人 曾经的会计老师 现在的退休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47。2.2生于南京户部街 1954---1966南京户部街小学、十五中、三中上学1968.10.21去内蒙鄂尔多斯插队 1986年回调南京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(原创)向勘探队员致敬  

2013-09-27 21:18:33|  分类: 第二故乡内蒙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是七十年代中期,我在鄂尔多斯偏僻的荒凉的公卡汉粮站工作,在广柔的大地上活跃着一群勘探队员,他们是物探342队,从陕西咸阳过来的。他们风餐露宿,拿着各种测量仪器,奔波在荒原上,建测量点,在地壳不同深处取样。住在公社礼堂里打地铺。那时候,人们不畏艰险、不怕吃苦,我十分羡慕他们,因为他们是为祖国找宝藏的人。我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他们一个个坚韧不拔、负重前行的身影;留在我心底的是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。从交谈中知道,他们中有部队转业的,有大专院校分配的,还有一部分是招工进来的,包括知青。

勘探队在粮站打粮,我也就认识了袁师傅,他是炊事员,苏北人,当兵转业来到勘探队。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感到特别亲切。他还给我送过一块卤驴肉,让我尝到了“天上的龙肉,地上的驴肉”的美味。因为当地老百姓不吃驴,从没尝过。味道好极了,是一种从未品尝过的美味,唇齿留香,至今难忘。

勘探队还有一位参加工作不久的咸阳知青,他妈妈来看望,我有幸看到了浓浓的母子情深。由于都是知青,我们有了不少共同语言。

08年我写了回忆公卡汉的文章,没想到5年后有一位朋友看到后,浮想联翩,也回忆起那段如歌的岁月。他说:我也在公卡汉呆过 只是那时我还小 上小学一年级 住在镇子最北边一个老汉家里 我父亲是石油队上的 老汉家有老两口 和一个20多岁的女儿  我记得公卡汉有个饭馆 里面人总喊着 鸡蛋汤粉汤过油面 吃甚有甚   还有有个在邮局的小学同学叫 嚓素 【音译】 他妈妈还是他爸爸发电报用喊话方式 总喊:洞八拐六 。 那老汉家在从磴口来的公路上进入镇子的第一家  紧挨公路  那条路经常让我向往远方 公路下面是个坡 下面有个水塘 里面许多孩子游水 骡子马 驴就在旁边喝水 镇子里还有个疯小子 挺大的个子 我可怕遇见他了。我记得那个队大多数单身男职工住在一个大礼堂里。 我说的是1976年的事情  毛主席去世 追悼会是三普开的 我当时还很奇怪 怎么人人都哭了 
          这位朋友还记起:黄米饭 猪肉酸菜土豆炖粉条 。这是那时公卡汉最好的美食,我至今还时常想起。 
          公卡汉是个十分干旱缺水的地方,取水的井很深很深,有的要用牛皮切割的绳子用马拉轱辘跑很远,才可以打上一桶水。所以有水塘的说法,估计记忆混淆。公路下面是个坡, 下面我猜想是深水井,有水井的地方都有水槽,可以给牲口饮水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鄂尔多斯已经今非昔比,扬眉吐气啦!这靠的是什么?我以为,主要的一点是资源,靠的是勘探队员当年艰苦努力的结果。朋友的留言,使我感慨不已,记忆的闸门一打开,不禁让我想起他们---年轻的勘探队员。

       你们的汗水、你们的辛劳有了好的结果,鄂尔多斯欢迎你们有时间回来看看。我要向在鄂尔多斯为普查地质的勘探队员们致敬!

 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